人物訪談
邱震海:游走德国 回归香港



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
德国(西德)图宾根大学博士


特约记者:陈晓晔


ぴ香港回归和两德统一有异曲同工之妙,因为本质上它们都是资本主憍M社会主两种社会制度的融合与斗争。感觉一定有好戏可看,所以我选择了回归香港。”

――邱震海 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

一九九七香港回归ê年,邱震海从德国回到香港,成为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此前,他已经是上海和香港《文汇报》在德国的ぴ耳目”,以他的中国背景为大中华地区的读者提供统一后德国的最新信息。

选择来到香港而不是回大陆,邱震海承认是深思熟虑的结果。1997年,丘震海才三十出头,ぴ我知道自己喜欢做新闻,在德国读的也是传播学。香港有中国大陆没有的自由,选择回到香港做新闻,进可攻、退可守,没有再好的选择了。”

德国留学经历给了邱震海全新的灵感,国际时事风云变幻,也为他提供了绝好的素材。不久邱震海就成为香港多家报刊杂志的特约评论员。二○○四年他正式加盟凤凰,如今早已成为凤凰人气十ì的评论之星。

今日,邱震海接受ぴ海学联”专访,以下是访谈概要:

1,同济和德国一直交流密切,您当年去同济是为了将来去德国吗?

我在华东师范大学读的是德语文学专业。八四年毕业后想去复旦和上外,但当时进两所学校都不丰屆A最后来到同济读语言学。ê时同济还是纯理工学校,德语是唯一的文科。当时我是个满腔热血的文学青年,参加很多的讲座和沙龙,没有想过去德国。

2,您在上海已经开始做新闻了?

是,其实同济快毕业的时候,我差不多貝w去新华社工作了。不过因为同济的条件看起来更好,于是放弃了新华社,留在同济教书了。因为有德语背景,就为上海《文汇报》编辑一些有关德国的报道,也写过一些简单的述评。我还翻译德国寄过来的《明镜周刊》、《世界报》里面的一些内容,在《解放日报》、《文汇报》、《光明日报》上面发表。慢慢觉得不喜欢教书,很喜欢做新闻。

3,您是怎么去德国的?

一九九○年,同济派我去德国交流一年。回国前夕,我找到一个读博士的机会,还争取到一笔不错的奖学金,就这岱琠M原单位脱离了关系。开始了三年的读博生涯。我还很幸运地得到一比非常不错的奖学金,每月两千马克。基联盟CDU和自民党(FDP)都给了这笔奖学金,只不过自民党的通知来得比较早,所以我就很快接受了,基联盟就是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堜狾b的政党。自民党瑙曼基金会提供的ê笔奖学金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而且提供奖学金的自民党在政治上对我没有任何要求,所以我至今都非常感激。

4,刚去德国的时候,遇到过语言障碍嘛?

几乎没有,因为我大学和研究生学得都是德语,又看了ê么多书报杂志,已经练的很熟练了。文化上的}击倒是有,比方说你要适应德国ぴNo”和中国ぴNo”之间的不同,比方说,你遇到台湾来的同学,跟他们在台湾问题和中国问题上有分歧等等。不过最难得的是,我见识到什么是民主,民主不是整齐划一。

我的奖学金有个副产品,就是能{列席自民党(FDP)的党代会。当时我们国内会议的标志是雷鸣般的掌声,可是在德国我发现党代会现场乱糟糟的,不断有人走来走去,会也是从早开到晚,但因为L调平等,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我发现,大家的口才都很好,而且时常会用极富感情的表达来打动你。

5,您在上海学德语,接茈h德国留学,现在回到香港,怎么才能恰当地描述德国对您的影响呢?

我十六岁开始学习德语,从大学时看《浮士德》、《少年维特之烦恼》等小说原著开始,直到三十四岁才从德国回到香港。可以说人生最黄金的时间都在跟德国、跟德国文化打交道。德国经验影响了我的一生,特别是影响了我的思维方式。

6,怎么个影响法?

德国是个非常特别的国家,从它ê里没有其它欧洲主要国家都有的唐人街ぴChinatown”就可以看出来。游客对德国的第一印象往往非常好,因为ê里非常干净、非常有秩序,相比之下,法国则显得乱糟糟的。德国人追求完美,问题在于,太完美的人是可怕的,我离开德国也是因为太了解它的缘故。

7.ぴ离开是因为太了解的缘故”,可以请您详细解释一下吗?

总的来说,我对德国人跟德国文化爱恨交加。德国方法以理性见长,但也因此显得死板和机械。德国人很爱国,但这种爱国一旦走向极端,就容易变成极端民族主憛A继续会发展成为帝国主憛A二战的发生与此不は关系,当年纳粹就是利用了德国人崇拜领袖的羊群心里。另一方面,德国人对自己的文化有荈W乎寻常的热爱,有一种所谓的ぴ德国优越感”,但过分的热爱就孳生一种保守的文化心态,对外来文化有茞`深的恐惧。不过,也正是因为德国人的理性与谨慎,二战以后,德国人的反思做得非常祟部C德国是个追求完美的国度,可是有句话叫作ぴ太完美的人是可怕的”。

8,促使你离开德国回到中国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我在40万字的《留德纪事》的后记里写道:ぴ我是带茪@直哭的眼睛和一只笑的眼睛离开德国的”。这本书我认为写得不错,但好象卖得不多。我笑是因为德国改变了我的生命,我在这里学到很多。但在德国呆得时间很长,你就越感觉到德国和德国人的缺憾。当时我急切地需要多一些另外的眼光和à度。另外,华人要进入德国主流社会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当时我非常肯定一点,ê就是回归后的香港一定比原来更好。

9,香港没有让你失望?

香港是个相当好的平台,这里的基建非常发达,有自由、法治和发达的公民社会,发展机会也多。就拿语言环境来说,香港这里十分宽松,完全不懂な东话的外国人能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如今,只会讲普通话不会讲な东话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能在这里发展。

德国等欧洲国家已经非产成熟和完善了,当地的年轻人都未必太多机会参与自己国家的发展与完善。香港狺ㄓ@屆A香港本身正处于回归后的发展当中,我们有机会参与其中,去影响香港的未来。香港背靠的中国大陆也有很多参与的机会。

10,所以说,正是留学德国让您在目前的岗位――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上更加与众不同、独树一帜?

作为时事评论员,首先有良心,不讲假话,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我坚持凡事都要critical来看。我最近就中日问题发表的很多观点,国内有些观众就很不同意,说我ぴ亲日”,可是我从德国回来,我知道民族主憡咻V极端的危害。中国和日本需要的是交流――打仗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当然不会从德国的à度来做时事分析,但留德让我有ぴ双文化”的体验,特别是我刚到德国,德国刚刚统一,矛盾丛生。后来冷战结束,世界秩序大变,ê时我刚刚离开中国,对我来说ê是很好的经历。

11, 所以在香港的凤凰给了您很好的平台,让您发挥所长,也让您出名。

确实如此,从根本上说,凤凰卫视是个商业电视台而非宣传工具,与其说它有某种既定立场,还不如说它是为了生存。在凤凰做事给我很大的满ì感,目前这份工作的刺激性也很大。

出名就是满ì你短暂的虚U心。像围城一屆A真出名之后,你才知道,原来出名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对我而言,有个平台发表观点是最重要的。

12,香港政府将于六月推出新的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咩A对两地的了解,你怎么看待这一新的变化?

我自己也是通过香港‘输入海外人才’的计划来香港工作的。当时它的适用范围很窄,一定要是从中国大陆出去,在海外呆过一段时间之后的人才有资格申请。

刚才我说香港的基建很好,是个很好的平台,不过香港也有自身的局限,所以出现了ぴ外来人服务外来人”的现象。凤凰卫视就是个例子,凤凰的骨干员工大多来自香港以外,凤凰服务的也是香港以外的观众。金庸也是个例子。类似的例子在香港还有很多。也许这是个遗憾。本地人的眼光有限,这也许是殖民地的缺失。香港有很好的自由、法治和公民社会,现在要做的就是充实自身的文化底蕴,这岩扛盡势才不会流失。

邱震海博客(http://blog.phoenixtv.com/user1/peterq/

【返回】
潮社|以詩會友 思樂園|藝術欣賞
 


友情鏈接:
 

支持機構 / 贊助鳴謝:
   

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衛仕控股有限公司
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凱思博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全球名校校友創新夢工場
海學聯香港青年專才協會
中國建設銀行
睿智金融集團


投稿及廣告贊助請電郵聯系: amors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