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談
湯子康:與未來站得最近的人
 
納米,一米的十億分之一,一個極小極小的單位,卻是當今科學技術界的最前沿。當嗅覺靈敏的商家爭先恐後打出¨納米”的旗號來標榜自己產品中所蘊含的高新科技的時候,當納米化妝品、納米電冰箱、納米洗衣機、納米布、納米水……充斥著我們眼球的時候,同時也折射出另一個不爭的事實:納米技術將滲透到二十一世紀科技領域的各個à落。今晚,與我對面而坐的,是香港科學技術大學湯子康教授——納米科技界的一流專家和領軍人物,一位與未來站得最近的人。
 
湯子康教授的研究成果頗豐,涉及的研究領域也很廣。早在日本博士後研究期間,就首次在實驗中發現了納米量子尺寸效應下,半導體材料中激子所遵循的光學躍遷新定則。這一發現對激子的量子尺寸效應具有普遍意義,對激子量子尺寸效應的實際應用提供了實驗依據。1998年在香港科技大學首次在室溫下發現了納米結構氧化鋅半導體ZnO的紫外鐳射發射。這一發現觸發了至今方興未艾的全球性氧化鋅研究熱潮,開闢了一個氧化物半導體光電特性與器件研究的全新研究領域,因此在2003年榮獲了¨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2000年,湯教授又轉戰納米碳管的科技前沿領域,成功研製出直徑僅為0.4納米、當時世界上尺寸最細小的單壁納米碳管,打破了¨單壁納米碳管不可能小於0.7納米”的理論預言,將納米碳管的研究引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2001年又成功發現這些細小的單壁碳納米管在低溫下能夠呈現特殊的一維超導特性,這是人類第一次在原本沒有超導特性的純碳結構中觀察到了超導特性。正是憑藉他在納米科技領域的一系列卓越研究成果,2007年楊振寧教授親自為湯子康頒授¨香港裘槎基金會傑出科研成就獎”。
 
 
然而誰又能想像得出,如此諸多重要、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發現竟源於¨失敗的試驗”和¨意外的收穫”(湯子康語)。在通向成功之路上,難道真的是一次次¨偶然”與¨巧合”的結果嗎?機遇總是偏愛有準備的頭腦。¨如果沒有深厚的專業知識底蘊和研究經驗的積累,即使機會出現在你面前也會悄然流逝。很難想像在沒有以專業知識為背景的深層次研究思考的情況下,全憑運氣而達到科學頂峰”。湯教授的一席話讓我敬佩。有人說機會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然而在轉瞬即逝的機遇飄然即至眼前時就已做好了充分準備而又不卑不亢,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境界。
 
 
在和湯教授的交流中,我逐漸發現,原來這位優秀的科學家不僅僅在納米研究領域有著極深的造詣,在對香港未來發展的各個層面他也都有著自己獨特的思考和看法。
 
¨拼搏精神是香港人文精神的基礎,也是保持香港不斷發展的源動力。”
 
十八年前甫抵香港,湯子康就親身體會到了香港社會上下的拼搏精神,¨初到科技大學工作的時候,正值科大創辦初期,學校除了給我安排了一間三十平米左右空蕩蕩的實驗室,並提供了非常有限的科研啟動經費以外,什麼都沒有了。提供的經費也只勉強夠買一些最基本、最普通的儀器設備。¨沒辦法只能自己動手,白手起家。當時,來科大赴任的年輕教授基本上都是這樣。”回憶起當年在科大¨艱苦創業”時的場景,湯子康仿佛又回到了18年前的ê個冬天,¨為節省經費,購置的所有設備都只能是手動操作的,只有自己編寫程式,將設備與電腦聯機。有時為了一個符號的錯誤,就得從頭開始逐行檢查,經常熬到深夜。自己買材料,做玻璃工,彎電阻絲,調試設備……總歸能自己做的自己全做了。”湯子康很珍惜當年的這段歲月,他覺得是一種磨練,一種可以在短時間內培養學者創造力和獨立自主科研能力的¨休克療法”。他很欣賞香港科研氛圍中的這種壓力和快節奏,¨逼著人做事,不做不行,年輕的時候有這種壓力是件好事情。”湯教授對香港人的拼搏精神讚不絕口:¨我在日本留學八年,人們都知道日本人對工作有一種‘拼命三郎’的精神,其實香港社會的這種‘拼勁’一點不亞於日本。並且更難能可貴的是,在這種拼搏精神之外,香港人還保持著一種作為傳統的、崇尚獨立和自由的人文精神,這就使香港人在埋頭苦幹的同時又不盲從於權威,事事都有自己獨立的思考。可以說,這是香港在人文精神上和日本相比具有的一個明顯優勢。我之所以對香港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就是因為我看到這種拼搏精神已經在香港社會上下得到了普遍的認同。換句話說,只要香港社會能保持這種‘拼勁’,無庸置疑,香港的未來一定會更好。”
 
¨香港的教育和科研應該可以做的再好些。”
 
作為一名大學教授,湯子康有較多機會接觸香港的青年學生。¨大部分香港的青年學生都非常優秀,這種優秀不僅表現在他們具有開闊的國際視野,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和對社會現象的思考和看法。”不過,最讓湯教授耿耿於懷的是,許多他接觸過的優秀中學生最終選擇了負笈海外,沒有能夠如他所願走進本地的大學殿堂。對此,湯教授認為特區政府應該加大對教育和科研的投入力度,力爭留住一些優秀的香港學生繼續在本地升學,籍此豐富香港的人才資源。¨香港有數所大學已經具有國際一流水準,完全有能力培養出國際一流的學生。現時特區政府對教育和科研投入的經費占本地生產總值(GDP)約1.3%,遠比法國5.8%,美國5.0%,韓國4.3%,印度4.1%,菲律賓3.9%以及俄羅斯3.0%要低,這和香港作為國際型大都市的地位極不相稱。雖然對教育和科研的投資,其短期的收益不是很明顯,但這種投入對市民整體素質的提升以及整體科學技術水準的提高是至關重要的。對教育和科研的投入,講求的是遠期的隱性的回報,特區政府在制定教育科研政策時應該作長遠和全盤的考慮。”
 
在最近的二十年堙A內地對高等教育和科技創新方面的投入比重逐年遞增,特別在近些年已經全面趕超香港。湯子康教授也明顯感到了來自昔日內地同行們的競爭:¨以前我們在香港做研究的科研經費被內地同行們羡慕不已,現在形勢倒轉過來,我們在‘原地踏步了20年’,內地同行們的經費翻了幾番後,已經比香港這邊高出一大截。雖然充ì的科研經費並不等同於科學創新和突破,沒有一定數量的科研經費,很難有大的科研作為,畢竟‘無米難作巧婦之炊’。”
 
¨要對香港有一個全面的認識,就需要知曉來自各個階層的訊息和意見。”
 
湯教授認為香港的管理模式屬於¨精英政治”,但政治精英們不僅僅需要關注自身所在的界別和階層,更應該善於運用一切機會聆聽來自各個階層、界別的聲音,從而達到對香港全面的瞭解。¨從社會地位上來講,他們走上了‘金字塔’,但是從社會責任上講,他們應該更頻繁地走下‘金字塔’,聆聽基層市民的需求和聲音。”剛來香港的前幾年,湯教授對香港的社會瞭解非常有限,每逢週末,他都會帶上兒子坐上一整天地鐵轉悠整個香港,給孩子講解沿途經過的ó站、ó站附近的屋邨和社區,¨我帶他到每個社區親眼去看,跟他講這個屋邨、這個社區大概是什麼時候開發的,面積有多大,主要是提供給哪個階層市民居住的,居民人數大概有多少。港島、九龍和新界的社區都去看了,讓他比較香港不同地方的社區文化有什麼異同。當時主要是為了讓兒子瞭解香港的文化,儘快地融入香港社會。”
 
¨加深香港和內地的交融與合作是一個大趨勢。”
 
湯教授目前與內地的教育和科技界的同行們有著深層次的合作交流,切身體會著香港和內地的緊密依存關係:¨就拿大學之間的合作來講,一方面,中央政府因應國家和社會民生對科學技術強大的需求,對教育和科研領域經費的投入近年呈指數增長,希望借此增強中國整體的科研競爭力。另一方面,香港本地彙聚了不少世界頂尖的科研人員和科技專才。這恰恰就是一個很好的香港與內地合作契機。香港和內地的合作共榮是大勢所趨,在中國經濟文化迅速崛起的今天,這種趨勢更變得勢不可擋。因此香港應該採取更積極的態度,利用自己在制度、人才、經濟金融等領域的獨特優勢和國際影響力,在與內地合作關係中主動地尋找更加有利的位置,而不是被動地被這種趨勢裹挾發展。”
 
¨在泛珠三à的經濟合作整合中發揮主導作用。”
 
湯教授十分欣賞香港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先生提出的¨香港灣區”和¨泛珠三à洲”的概念。湯教授認為,吳家瑋先生在1997年提出的這個概念極富遠見和極富創造性,開創了中國區域合作的先河。近年來內地宣導的長三à經濟區、中部城市群,中原城市圈、京津唐城市群等區域合作的概念,與泛珠三à洲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泛珠三à洲與其他區域合作相比,一個無可比擬的優勢就是香港的因素。¨中國境內得到國際廣泛認同的‘國際都市’寥寥可數,而香港的‘國際都市’地位向來無可爭議。香港在這個區域內獨特的管理、法制和金融制度上的優勢,以及能提供的資本、人才、和國際地位上的優勢可謂集地利之冠,中國只有一個香港,而香港恰又在珠三à洲。但是目前除了深港合作取得了一些成果以外,香港和珠三à城市群的合作有的還停留在喊口號上,遠不符合實現泛珠三à地域共贏這樣一個目標。我覺得特區政府應該優先落實泛珠三à地區的經濟合作計畫。地緣政治上可以講求遠交近攻,但在地緣經濟上,最近距離的投資,人員、設備的移植更直接,文化差異更小,成本更低,收益更明顯。這就像熱量通過遠程輻射傳播遠不如通過直接接觸的熱傳導快速高效。”湯教授的睿智總是這樣,三言兩語間便可把議題和學術間整合得恰如其分,讓人茅塞頓開。
 
¨我感念父母,在他們最不利的時候,在家庭這個à落為我保存了知識的氛圍。”
 
由於父親被打成右派下放,湯教授一出世就成了地道的農民;又是由於父母的成分問題,1977年恢復高考第一次報考中專時,在成績極其優異的情況下卻莫名其妙地被政審¨幹掉”了,險些永遠失去繼續求學的機會。但是說起家人對他人生和事業的影響,湯子康最先談到的就是他感念他的父母。¨父親被下放到農村的時候,帶了兩袋子書,我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從田埵^來以後翻看這些書皮已經有些破爛的書籍。”他始終認為,自己能在文革結束恢復高考後,回到中學念高中能迅速撿起業已丟失的書本知識,並在萬人空巷的高考中拔得頭籌,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父親這兩袋書給自己打下的堅實基礎。¨ê不僅僅是兩袋書,而是一種氛圍,知識的氛圍,是我父母在ê個特殊的年代堹鄏u住的最後的à落。”現在,湯子康每天都忙碌在試驗室堙A醉心於納米材料的研究,探究和挖掘新材料的新特性和新功能。不過,週末時間他總是會陪家人一起渡過:和孩子一起打球、游泳、郊遊。在他看來,這也是一種傳承,一種潛移默化,就像數十年前昏暗的燈光下陪他翻書的父母為他做的一樣。
 
採訪臨近結束時,我忽然覺得,我對面這位高大魁梧的教授不僅僅是一位與未來站得最近的人,他現在所做的、所想的,無一不在塑造和改變著未來。不過有一條我想是可以肯定的,ê就是他正在以他的努力為我們所有的人創造著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採訪:阎澍
【返回】
潮社|以詩會友 思樂園|藝術欣賞
 


友情鏈接:
 

支持機構 / 贊助鳴謝:
   

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衛仕控股有限公司
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凱思博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全球名校校友創新夢工場
海學聯香港青年專才協會
中國建設銀行
睿智金融集團


投稿及廣告贊助請電郵聯系: amors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