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談
吴武田:科学精神 艺术魂魄
 
我和吴武田教授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吴教授是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解剖系的教授,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记住这位样貌清癯的学者,大概也是因为他的研究领域——解剖学——特别让人难忘的缘故吧。但是吴教授在我脑海中留下的第一印象,反倒不是一位科学家、而是一位艺术家的形象:每次出外导赏游览,肩负行囊、胸挎相机的吴教授总在队前和队尾之间忙碌奔波着,为了拍摄一张照片,我亲眼见他钻入狭小的岩缝中,忽而又攀上一块大石之上,或立、或踞、或俯卧……于是乎每次行山、出访归来,新闻、报道、还有自己的电子邮箱中就能见到许多出自他镜头之下、绚丽的照片。然而,像今天这样,和他对坐进行如此严肃、一对一的访谈,我是第一次。面前是热腾腾的咖啡,丰富的泡沫懒懒地掬在杯沿里,窗外一棵粗壮的榕树,秋雨淅沥却穿不透她繁茂的枝叶,再远处便是香港仔海湾斑斓的灯火……在如此这般充满诗意的环境里,我开始了对这位洋溢着艺术气息的科学家的采访。
 
¨我的工作不仅仅是科学研究,同时也是在展现科学事实艺术的一面,或者说,是用艺术的手段展示事物的本质。”
 
 
我和吴教授的对话以艺术起兴。¨科学是事实,是实事求是。事实是客观的,但是从不同à度、不同位置观察,事物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形象也是不同的。我们从事科学研究、撰写科技论文,不仅仅要向同行、向读者真实描述所研究事物的本质,更进一步的,我们在进行描述的过程中完全可以选择一个最好的à度,把事物最真实、最美好的一面表达给大家看,这就是科学的艺术性。”我不禁想起,其实早在2007年我就曾见到过吴武田教授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发表的关于发现一种治疗中枢神经系统CNS脱髓鞘疾病新方法的文献成果。虽然我从未从事过神经解剖方面的研究,但是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ê一期《Nature Medicine》采用了吴教授的研究作为封面:一个大大的细胞,结构清晰地似乎能让人感到她的呼吸,栩栩如生。其实在吴教授撰写过的上百篇科技论文中,不少都被用做期刊封面发表。他和诺贝尔医学奖得主Louis Ignarro教授等学者合撰的《神经化学手册》一书更是在神经解剖学界被奉为经典著作。说起他的这些成就来,他总是以¨ê是因为我照片拍得好”自嘲,但是他有一句话让我深深地印在了心里,¨探求事物的本质是科学研究最基本的一步,科学家还要考虑如何能最真实、最准确、最艺术性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发现。美是普遍存在的,科学中也存在美学。”
 
 
 
¨青年是香港的希望,香港青年应该保持自己的优势。”
 
吴教授的研究小组里有不少香港本地的青年才俊,他在每天的教学中也接触到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生。当谈到他对香港青年一代的期望时,他认为香港本地的青年学生具有独特的优势,¨香港的青年学生最大的优势有两点:一是跟内地学生比,香港的青年具有更加开阔的国际视野和眼界,这是同香港的社会文化和他们的成长背景密切相关的;而跟外国留学生比,香港的青年又比较了解中国文化和传统;加上香港青年普遍具有的勤奋、认真、诚信等工作精神,可以说香港本地的青年学生优势还是很明显的。香港的青年应该注重培养包容精神,特别是文化上的包容精神,同时要更积极主动地去了解中国文化、特别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代国情。只要能做到这两点,香港就能保持作为国际性都市‘文化的熔炉’的地位。”
 
    
 
¨五年后、十年后、二十年后,香港的危机是什么?”
 
经济危机、金融风暴、通胀……最近的十余年中,香港似乎一直在经济的狭缝中辗转求生,所以几乎所有的人一提到香港发展的危机便会不由自主地跟经济挂上钩。可是在吴教授看来,香港最大的危机在于人才的流失和断层。¨眼下的几年里,人才危机不会像经济危机ê样,对我们每个人的冲击都ê么强烈,裁员啊、减薪啊,让人终日惶惶不安。但是从长远来讲,人才危机对本港的影响和危险要远大于金融风暴。特区政府密切关注全球经济的发展和动向,更应该对五年后、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香港可能面临的人才危机有个清醒的认识。就拿高等教育界和科技界来讲,据我了解,在香港几间大学的一些科研系所里已经出现了人才断层,中青年科技人才青黄不接,这对香港的科研来讲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一旦老一代科研人员陆续退休,特区政府一时之间又无法高薪请来具有丰富经验的科技人才,香港就很难继续保持国际一流的科研水准。要避免这种不利的情况发生,特区政府急需要做的,就是必须从现在开始制定培养香港科学研究领域接班人的整体规划,通过形成完整的科研人才梯队,实现本港科研的可持续发展。”我总觉得大凡学医之人,目光总是犀利的,就像他们手中的手术刀一样,洞察着整个社会的每个孔隙,更何况吴教授这位解剖学专家了!一个地域或国家的崛起,无一不是以人才储备作为铺垫的。人才战略已经位列中国政府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战略之一。能在纷纭的物欲社会的光怪陆离中,跨越始终萦绕在人眼前、最让人焦头烂额的问题而将目光聚焦于未来,这种气度大概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ê么,特区政府应该如何应对未来的人才危机呢?吴教授提到了八个字:加大投入,善用资源。¨特区政府应该加大对科研和高等教育的投入。评价这种投入的力度,不应该只关注投入的总额,而应该关注每年拨付给科研和高等教育的经费占本港GDP的比重,这个数字才能准确地说明特区政府对科研和高等教育的重视程度。目前在香港高等院校执教的青年学者、尤其是近些年来引进的青年科研人员,压力普遍很大,福利待遇也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引入竞争机制本身是件好事,但是在香港逐年降低科研人员待遇的同时,其他地区、尤其是内地在大幅提高科技人才的薪酬和经费。我降你升,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香港引来了人才,但是留不住人才。我们面试过不少自欧美学成归来、十分出色的青年学者,很多人在了解了香港目前的科研经费、薪酬待遇之后,最终选择了澳洲、新加坡、甚至中国内地的研究机构。有的在香港短暂工作两三年之后便转投他处,这是造成我所说的‘人才断层’的问题一个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一方面特区政府通过设置‘优才计划’等政策吸引人才,另一方面却留不住人才,这是值得特区政府反思的。所谓‘善用资源’,归根到底,就是通过合理利用特区政府每年对香港科技界有限的拨款,为香港的未来科研挽留住人才,建立可持续发展的人才梯队。”似乎研究医学的人大都有着一颗匡时济世之心,远如中山先生振臂一呼、肇创共和,鲁迅先生以笔为矛、涤荡人心,近如高耀洁先生八方奔走、还原事实真相。对面的吴武田教授此时的语重心长,顿时也给我了一种这般的感觉。¨香港的科学研究具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香港和国际学术界联系紧密,信息交流速度快、效率高,并且这种紧密的交流已经成为香港学术界的传统。同时香港的科研与世界完全接轨,文化差异性小。这就有助于香港时刻理解和把握国际科研领域最前沿的资讯和动向,保持香港国际一流的科研水平。无论是特区政府,还是香港的科技界,都应该努力保持香港科研的这两个特色。有这两个特色,香港的科研就有ì够的优势同包括内地在内的国际同行进行竞争。”
 
¨内地只是香港竞争对手之一,香港要面对的是来自世界的竞争。”
 
每次采访中,¨中港竞争”似乎总是永琲话题,不过听到如此豪迈的回答,我不禁眼前一亮。¨内地近三十年的发展有目共睹,香港现时面对内地各方面的竞争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有一点,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对于一个国际性都市而言,包容精神是很重要的。包容精神不单单是指文化层面的包容,还意味着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更高的位置。香港要做世界一流的都市,首先就是要同世界各地一流的对手竞争,而不仅仅是同内地竞争。把标准提高了,做事的水准才会跟着提高。”谈到这里,我脑海里不禁又闪现出吴教授攀上岩石,寻求最佳、最开阔的视à进行拍摄的一幕。异曲同工,不言而喻。
 
临近采访结束时,我再次留意到了吴教授犀利而深邃的目光。这是一位游走于科学与艺术之间的行者,他对社会的洞察力丝毫不亚于他对神经元细胞构造细致入微的观察,恰都如他手中的解剖刀一般锐利。科学的精神,艺术的魂魄,终将伴随这位学者继续前行的脚步。
 
 

採訪:阎澍
 
【返回】
潮社|以詩會友 思樂園|藝術欣賞
 


友情鏈接:
 

支持機構 / 贊助鳴謝:
   

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衛仕控股有限公司
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凱思博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全球名校校友創新夢工場
海學聯香港青年專才協會
中國建設銀行
睿智金融集團


投稿及廣告贊助請電郵聯系: amorsh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