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談
韓怡凡: 守護記憶 開創明天
訪問香港理工大學韓怡凡教授
文: 閆樹
 
圖片說明:採訪當日閆博士與韓教授
 
正如歌中所寫,人生最浪漫的事情莫過於垂暮之年, 握著皓首白髮愛人之手,依偎於爐火前靜靜地回憶生命的點滴——常憶西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然而,有一種疾病不僅如癌症般侵蝕身體的健康,更能吞噬我們最引以為寶貴的記憶——ê就是阿茲海默症(又稱老人癡呆症或老人失憶症)。美國前總統雷根、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縱然在政壇上長袖善舞,縱橫捭闔,被人譽為¨硬漢”、¨鐵娘子”,晚年卻飽受阿茲海默症的困擾,使人歎息扼腕。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韓怡凡教授研究用中西醫藥結合的方法預防阿茲海默症藥物,在這個領域已然奮戰二十餘年,是一位為我們¨守護記憶”的科學家。
 
我並不熟悉有關醫藥領域的研究,雖然久聞韓教授在圈內的大名,但是終究不瞭解他的團隊從傳統中草藥¨千層塔”中提煉出來的石杉堿甲竟有如此神奇妙用,以及如何將其改造成為二聚體後可望成為¨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新型候選藥物。諾貝爾獲獎者高錕教授,為人類開啟了光纖通訊的大門,蜚聲海外,但是如此智者在老人癡呆症前也束手無策, 不由讓人感到生命的卑微。我的曾外祖母去世前也罹患老人癡呆症,我到醫院探視時她竟已然不認識我這個她曾最疼愛的曾孫。每每想到無數病患者可以得到醫治,我心中便會對這位對面而坐的學者產生敬意,就像置身於漫天飛雪中忽然看到前面隱約搖曳的燈光,雖然於身體不能即時感到溫暖,心中卻驟然騰起希望。
 
我與韓教授相識多年,算是老朋友了,亦有數次與韓教授外出旅行訪問的經歷。韓教授于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位傳統的海派學者,衣著總是得體整齊;待人接物總是彬彬有禮,客氣而不讓人感到疏遠;每每與之議論,談吐十分文雅,縱使高桌宴飲,酒興闌珊之際,或有高朋對酒當歌,韓教授也總是笑眯眯地看著我們,似乎講話從未大聲過。
 
韓教授雖是理工科出身,卻鐘意書法、藏書和電影鑒賞等。更ì稱道的是,韓教授的文筆流暢,尤善於政論和散文小品,每逢有作品見諸報端,便邀一眾朋友先睹為快。我總是很驚詫,ê雙每天操作試管的手握起鵝毛筆後,竟能寫出如此靈動的文章。胸懷中外,心念古今——這是他對學生的期許,更是作為一名學者對自身的要求。他常說:¨今天的創造,就是明天的歷史和記憶。我研究抗老人癡呆症的藥物,為的是為患者保留記憶。其實,負責任于今天的創造,也是在保護明天的記憶。”
 
 
香港可否成為亞洲的高等教育中心?
 
韓教授在香港高等教育界深耕二十多年,對香港高等教育的現狀有深刻理解。不過第一次聽到他的這個立論時,我仍覺得十分新奇。香港致力於躋身¨亞洲中心”的提議似乎並不鮮見,近二十年來也曾提出不少口號和計畫,比如旅遊中心、航運中心和金融中心等,但是提出把香港打造成為¨亞洲的高等教育中心”,韓教授似乎還是首倡者。
 
韓教授認為,香港可以發展成為亞洲高等教育中心,其獨特優勢至少有三項: 首先,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實施‘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政治體制,但是從本地經濟發展的à度上講,亦要考慮中國國內政策和政治的影響,而高等教育對於國家政策和地緣政治的依賴度要明顯低很多。例如,本港金融中心和航運中心的位置,十分容易受到國家政策和地緣政治的影響。香港之所以在1949年後迅速代替上海成為亞洲的金融中心,主要是受地緣政治的影響。而最近二十年上海、以及內地東南沿海城市的飛速發展,很大程度上又都是中國國內政策調整助力推動的結果。此消彼長在未ì百年間就已然一個輪回。高等教育的發展固然受到本地經濟發展的制約,但是更多方面在於高等學府和當地文化的積澱、制度的堅守和學術的傳承,這些關鍵性因素在短時間內很難簡單複製重建,因此高等教育受國內政策的影響會相對較弱些。其次,香港高等院校招收國際留學生的制度已經運行了數十年,招生、管理等制度十分完善。香港八所受政府資助的高等院校近十年來每年招收近兩千名非本地生源的留學生,占招生總數的16%左右。最後,雖然亞洲的其他國家或地區,例如日本,臺灣,新加坡等,也曾提出要建設亞洲高等教育中心的類似理念,但是都受制於當地地域或文化層面上的種種局限而尚未成功。
 
 
 
香港成為亞洲的高等教育中心的機遇與挑戰
 
¨爭取成為亞洲高等教育中心,香港擁有相當的優勢和機遇。”韓教授對此有深刻的思考,¨首先,香港地處中西文明的交匯點,位於東亞的中心位置,是世界公認的國際性大都市。更重要的是,香港高等院校的師資力量和科研水準已屬國際領先,採用英語教學,與國外著名高校完全接軌。高校教職人員大多具有海外留學背景,與國際上領先研究團隊有直接聯繫,可以隨時把握科研領域的最新動態,並無交流障礙。這種優勢在亞洲是屈指可數的。”
 
誠然,挑戰永遠是和機遇並存的。韓教授也認為,在打造亞洲高等教育中心的漫漫征途上,香港亦會面對不少挑戰,需要特首及其管治團隊去研究並克服。¨打造亞洲高等教育中心,首先是要擴建高等院校,這個‘擴建’不單是高等院校數量上的擴建,更是品質上的擴建。”韓教授指出,¨就目前來講,與其他發達國家和地區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相比,香港在該方面與其國際地位極不相稱。一般而言,發達國家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投入佔其本國國民生產總值(GDP)的3°4%左右;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用於高等教育的財政預算已逐年遞增至其GDP的2.4%左右,而香港只佔0.4%,遠遠不及中國,遑論比肩其他發達國家。”韓教授認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特區政府應該正視本港在高等教育和科技研發方面投入的嚴重不ì 。香港的幾所大學都曾受邀請赴深圳創建大學分校與研究院等,證明香港的高等教育已得到各方面的認可。如果加大投入,香港的高等教育一定可以走的更遠。特區政府應該盡早考慮追加預算,增聘教職員、延遲退休年齡等,以便早日成為亞洲高等教育中心。”
 
可以預見,香港作為亞洲高等教育中心勢必將吸引更多的內地留學生,ê麼會不會使香港高等院校留學生¨內地化”的現象更加激化呢?韓教授認為,並不需要過多擔心此事。¨香港本地的高等院校學位教育錄取率歷年來徘徊在18%左右,以致每年有數以萬計的中學生被迫申請海外就學,遠赴英倫三島、美國和澳洲等地。據我瞭解相當多的一部分中學生是因為受制於目前本港高等院校招生規模,而不得不遠走他鄉異國升學。這說明高等教育在香港本地就有巨大的市場,並且可以優先改善和滿ì本地學生的升學需求,為更多本港學子提供升學成才機會。至於內地以及國際留學生數量的增加,我們也應同時看到這些學生來港就讀,他們在繳納學費、生活費用支出、家人探親來訪旅行等方面也必將給香港本地經濟做出貢獻。據中國教育部門統計,2015年中國內地出國留學人數已突破50萬人。這不僅僅是大規模的人才輸出,更是一個龐大持久的消費群體。”
 
韓教授曾有一場有關老年癡呆症的科普講座,題目叫做《前塵往事今何在》。他曾笑稱此為其平生最滿意的文章題目之一,雖然屢次嘗試修改,卻終未能增刪一字。今天和韓教授一席長談,我忽然想到,對於一個人是如此,對於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不也正是如此嗎?前塵往事,萬間宮闕,摩天大廈……數百年後又能留下什麼呢?唯有在課堂裡傳頌的先賢故事、格物之學、科學之道才或可算是永恆。如此看來,對韓教授來講,如何開拓明日之課堂,自然是他¨守護記憶”的責任所在了。
 
 
【返回】
潮社|以詩會友 思樂園|藝術欣賞
 


友情鏈接:
 

支持機構 / 贊助鳴謝:
   

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衛仕控股有限公司
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凱思博投資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全球名校校友創新夢工場
海學聯香港青年專才協會
中國建設銀行
睿智金融集團


投稿及廣告贊助請電郵聯系: amorshk@gmail.com